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從孫楊禁賽案引發的關于CAS仲裁的思考

作者:張江濤 時間:2020/3/17 11:38:40 瀏覽:325次

 

2020年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國際游泳聯合會和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一案作出仲裁裁決。該仲裁法庭認為,孫楊在2018年9月4日晚的一次賽外興奮劑檢查中未能遵守相關規定,且孫楊在2014年曾有過首次違反反興奮劑準則的先例。故裁決對孫楊的本次違規處以禁賽8年的處罰,自宣布之日起生效。如對此裁決不滿,孫楊可于30日內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目前,孫楊表示準備委托律師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

針對孫楊仲裁案,網上已有很多律師從律師發問、庭審技巧、程序正義、實體正義等多角度對該仲裁裁決發表各自觀點。今天,我們僅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撤裁的問題展開討論。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s,簡稱CAS ),又稱國際體育仲裁庭。CAS雖然名稱中帶有“法庭”,但實質上是一家“仲裁機構”,它是在前任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的倡議下,專門為解決體育糾紛而設立的國際性仲裁機構。該機構總部位于瑞士洛桑。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相關規定,在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時發生的或與奧林匹克運動會有關的任何爭議,須依照《體育相關仲裁法典》,提請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獨家仲裁。故,目前大部分屬于奧林匹克運動項目的體育聯合會、大型國際體育運動會等主體一般都選擇CAS仲裁的方式來解決體育爭議。這也就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仲裁管轄權的來源。

雖然CAS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但由于其設立在瑞士,審理案件時主要根據《瑞士國際私法典》第12章的法條內容來審理案件,受瑞士法律的約束與監督。

撤裁

目前孫楊提出撤裁的主要根據為《瑞士國際私法典》(簡稱PILA)第190條的規定,一方當事人有權在特定情形下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申請撤銷CAS的裁決。

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仲裁機構都是獨立于司法體系之外的裁決機構,各國法院一般都會尊重仲裁的裁決結果,對仲裁裁決涉及的實體問題一般不做處理,而只對程序問題審查,可見撤裁的難度有多大。

針對孫楊禁賽案,孫楊有權在特定情形下[具體為PILA第190條第(2)款所列情形]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申請撤銷CAS裁決。但是,我們也應認識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對CAS的影響是相當有限的,因根據瑞士法律規定,瑞士法院一般對仲裁涉及的事實認定、規則適用等不進行審查,而僅審查仲裁程序是否合法。即:只有在仲裁程序違法的情況下,比如仲裁庭的中立性存在問題、仲裁成員組成不合規、審理過程存在明顯瑕疵等程序性問題上,才有可能被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撤銷裁決。正因為如此,自CAS成立至今以來很少遭遇翻案的情況,大概約有10%的仲裁結果被推翻。

針對CAS最終采信了世界反興奮劑協會的觀點,中國政法大學體育法研究所所長馬宏俊對此直言“感到悲哀”,“不是說孫楊的做法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從一個法律語境來講,這是一個執法機構對于一個相對人,一個是公權力執行,一個是私權保護。在這種情況下,從法律角度看,更先進的做法當然應該是選擇規范前者”,可見這本身就是兩個價值取向的問題,我認為應當保護運動員基本私人權利,規范公權力的行使,更為符合現代社會的法律價值觀。

對于孫楊案,我們要認識到是選擇保護程序正當還是保護運動員的私人權利,這本身就是一個兩難的價值抉擇。但我相信瑞士聯邦最高法院肯定會給孫楊一個公正的交待。以上僅代表個人觀點,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仁指正。

            

 


 

返回

上一篇:萌寵可能讓你身陷囹圄

下一篇:遺囑那點事兒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数据